<strike id="b03mp"><video id="b03mp"></video></strike>
    <center id="b03mp"></center>
  • <code id="b03mp"><nobr id="b03mp"><samp id="b03mp"></samp></nobr></code><tr id="b03mp"><option id="b03mp"></option></tr>

  • 首頁 > 文化教育 > 正文

    “實體書式生活”正在回歸

    日期:2023-11-07 09:40:27   來源:   點擊:
      暌違兩年的上海書城重裝歸來。媒體報道,當天距離書城開門還有一小時,福州路上就已經人頭攢動,拍照打卡者、守候者無數。
     
      上海書城別有歷史意義,沉淀著浦江兩岸的文化記憶。重裝后也更具有現代氣息,低碳綠色的理念、人文雅正的審美流淌在空間布局中。不過,上海書城受到如此大的歡迎,還在于一種向“實體書式生活”回歸的社會心理。疫情后,尤其是今年,某地實體書店熱度飆升、某報告顯示實體書店人氣回歸的聲音接連不斷,上海書城的消息,正是這個背景音中的一部分。
     
      向往“實體書式生活”,是一種細膩復雜的社會心理,也許不能以懷舊、情懷等一言蔽之。過去的幾年,是中國社會生活高度線上化的幾年。隨即人們又迎來了世界范圍內人工智能“狂飆”的時刻,媒介社會、云化生活、數字生存——無論用哪個概念,它都已然形成。一種下意識的、對數字生存的對抗正慢慢興起,或者說,一種“生活還可以什么樣”的探尋,開始出現在普羅大眾心中。
     
      實體書、期刊、報紙,是有明確時間性和空間性的出版物,每一本都指向確定的出版時間、印刷地點,這兩者常常構成了對所謂“年代”“時代”“地方性”的判斷,而一卷本一卷本的書籍或期刊連綴起來,幾乎就形成了對線性時間的觀感。相反,數字生活的特征恰恰是只有“剛剛”“當下”而沒有線性時間,“包舉宇內”卻地域模糊。人們下意識地向“實體書式生活”回歸,深層是一種在時空中錨定自我所在的訴求。
     
      因為時間和空間是一定的、載體是實存的,書籍的出版本身就代表著一種確定性。在確定和“不可更改”的意義上,一切印在印刷媒介上的字,其實和鐫刻在金字塔上的象形文字沒什么區別。相較起來,數字生活的一切則是動態的、隨時可編輯的,甚至連時間軸都是可以調整的。一個在數字中生活的普通人,也許在無形中承受了太多“不確定性”之重,坐在書店里捧著一本有實在重量、已然確定的書,是不多的安定感來源之一。
     
      互聯網和數字生活帶來了速度、效率革命和知識下沉,自不待言,這其實已經是成熟現代社會的基本面。強調實體書和書店的聲音,或許有一些來自回退式的思維與“舊即有理”的邏輯慣性,但更主要的還是源自一種對保持生活張力的本能。這是希望生活不只有一種力量,不只是一個樣貌,而是始終有平衡性的力量能使它保持在一個可選擇的狀態。從沉浸式的數字生活中,慢慢走入沁涼的書架間的巷道,展開印著無數同好指紋的書頁,可能就是這樣一個選擇。
     
    (責編:郝孟佳、熊旭)
    來源:人民網

    上一篇:組織實施新時代基礎教育擴優提質行動計劃 辦好更加公平、更高質量的基礎教育(政策解讀)

    下一篇:最后一頁

    在线无码中文字幕一区不卡精品